美国得州与联邦“斗法”
移民问题撕出“国家离婚”

广西日报 2024-01-31 008版    新华社记者 徐剑梅 参与记者 柳丝

国际观察

新华社记者 徐剑梅

围绕边境安全与移民潮,美国得克萨斯州政府与联邦政府连日来不断斗法,引发局势升级演变成对抗的担忧。尖锐斗争凸显民主、共和两党在移民问题上的矛盾与撕裂,移民问题也将成为2024年美国大选年一个左右选情的关键议题。

州与联邦斗法

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线约一半在得州,越境移民问题一直是得州政府的痛点。

美国联邦政府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12月,美墨边境被捕非法移民数量接近25万人,较11月增幅为31%,刷新纪录。根据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数据,2023财年是美国边境问题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年,被驱逐或被逮捕的非法移民超过320万人,其中大约四分之三发生在西南边境。

美国总统拜登任内,共和党人主政的得州常以联邦政府在非法移民问题上不作为为由发难,并动用各种地方资源打击非法移民,包括制定州法试图将非法越境以刑事入罪,续修边境墙,装设铁丝网,用大巴将大量越境移民运往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特区等民主党主政城市等。这些措施一再引发“州权”与“联邦权”之争。

美国实行联邦制,长期以来围绕联邦和各州权力纷争不断。在边境移民矛盾中,联邦政府诉诸最高法院,而得州共和党籍州长阿博特表示将继续捍卫宪法赋予得州保护边境安全的权利。

美国《新闻周刊》刊文说,这次矛盾再度唤醒“得州脱美”运动,如果紧张局势演变为危机,包括得州民族主义者在内的许多派别准备改变北美“政治地形”。

目前在移民和边境安全问题上,得州与联邦政府的对抗结果尚未见分晓。但从舆论造势而言,联邦政府暂处于下风。拉斯穆森民调报道公司29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潜在选民支持得州政府采取行动阻止非法移民。

红与蓝对立

在移民问题上,民主、共和两党基于各自选民群体持有不同态度:少数族裔群体历来在政治上偏向支持民主党,因而民主党更倾向于开放、多元的移民政策;共和党方面,为了争取保守派支持,向来立场强硬,主张限制外来移民。

目前得州与联邦政府在边境移民问题上的争斗,具有强烈的党派斗争色彩,凸显出民主、共和两党长期以来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和对立。

美国众议院共和党人28日宣布针对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卡斯的两项弹劾条款,指称他“蓄意且系统性拒绝遵守法律”以及违背公众信任。此前,美国25名共和党籍州长发表联合声明,支持阿博特加强保护南部边境,其中多名州长承诺支援得州。国会共和党人此前还把移民改革与拜登政府对乌克兰援助挂钩,以此迫使民主党人妥协。

“站在阿博特身后的是不打算与拜登达成妥协的整个共和党。”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28日刊文说。文章援引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夫的话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得州与拜登政府冲突是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之间极其激烈政治斗争的又一表现。”

美国佐治亚州共和党籍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日前发文,呼吁由共和党控制的“红州”与由民主党控制的“蓝州”进行“国家离婚”,即根据政治和意识形态将美国分裂为红与蓝。

大选关键议题

移民问题是美国两党争斗老问题,每逢大选年便会被放大和升温。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哈里斯民调结果显示,移民问题是当前美国选民关注的最重要议题。分析人士认为,得州与白宫对抗结果可能对美国今年总统选举产生重大影响。

多家机构发布的民调显示,相信共和党更有能力解决移民问题的选民,比相信民主党的高出约30个百分点。刚刚举行过共和党党内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虽远离美墨边境,但当地民调发现,选民认为移民问题几乎与经济同等重要。有关移民问题的民调结果给谋求连任的拜登带来不小的压力。

在这种背景下,拜登26日发表声明,敦促国会两党通过与援助乌克兰计划相捆绑的边境改革计划,该计划旨在遏止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移民激增。拜登还称,愿意在签署法案当天动用其授予总统的紧急权力,关闭不堪移民潮重负的边境。拜登的这一表态与他2020年竞选总统时相比发生重大变化,也印证了移民问题对总统选举的重要影响。

特朗普目前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领先。修建边境墙是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举时的重要竞选承诺之一,并且吸引了一大批反移民的保守派,尤其是保守派白人的支持。近年来,美国人口结构变化更加引发保守派白人群体的身份危机感,从而刺激了反移民的政治浪潮。

特朗普今年把“拜登的边境危机”作为核心竞选议题。他27日在拉斯维加斯发表竞选演讲时称“边境问题在政治上前所未有地重要”,敦促国会共和党人拒绝与拜登政府达成任何边境改革协议,并称美国边境安全“唯一希望”是给他投票。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政治学教授路易斯·德西皮奥认为,从2016年到现在,特朗普都在选战中有效放大了“过去几十年里移民问题给美国带来变化的恐惧”。美媒分析认为,今年选情越有利于特朗普,越可能有更多移民选择在明年新政府上台前越境进入美国,从而造成更多边境乱象,反过来又将助长反移民政治。

不过,美国大选历来是动态进程,移民问题现阶段成为选民头号关注,不等于整个大选进程中都会如此。美国大选走向将受到多重因素影响,而非单一问题所能决定。

(参与记者 柳丝)

(新华社休斯敦1月30日电)